http://www.blackjack-au.com

美化加虚化:面试的“套张雅茹”怎么越来越多

  近日,有招聘发布春节企业复工情况调研,数据显示有55%的企业希望能够提供视频面试服务。事实上,几乎所有的招聘,也都上线或完善了相关视频面试功能,吸引企业和应聘者通过视频沟通的方式“面谈“。

  当复工企业陆续增加,“非接触”式的视频面试也逐渐成为企业招聘的主流形态,一些招聘的面试应用(功能)更呈现逐日递增的态势。但是,随着企业和应聘者都开始日益接受这一模式的时候,一些有趣甚至诡异的现象也在不断出现……

  张雅茹是深圳一家在线教育机构的人力资源经理,她告诉懂懂笔记,在启动线上招聘后,已经陆续面试了多位新员工。前几周办理入职的新员工,也都在线上开始办公了。

  但吊诡的是,随着时间的推移,已经入职并通知到报到的新运营和美工,至今都未如期到岗,而是以各种理由(小区和村里封闭管理、社区暂不放行),返深,“5发薪,而6这位美工就开始联系不上了。”

  正当张雅茹发愁时,已入职六周的新运营也在7辞职了,理由是在家乡找到了更好的工作岗位,暂时不来深圳了。无奈之下,雅茹只能再次发布岗位需求,重新招聘新的员工。

  无独有偶,上海某金融服务机构也出现了同样的问题——两名通过视频面试录取的新员工,在全面复工(要求到单位报到)后迟迟不愿意到岗,目前仍是以远程办公的形式完成着既定的工作任务。

  “我猜测(她们)应该会在发薪之后辞职。”人力资源主管李佳告诉懂懂笔记,在期间,通过在线招聘了多名员工,尽管有视频面试环节,但在线试时表现良好的几位员工,在实际工作中却态度消极,而且实际工作成绩都不太理想。

  “部门经理投诉到现在都好几次了,我们通过线上也找员工沟通过,对方总是将问题归咎于远程办公的效率差。”在与人资同行聊天时李佳了解到,不少企业都存在类似的问题,且出问题员工的绝大部分都是在期间通过在线招聘、视频面试录取的员工。

  一位人资同行猜测,在春节假期后部分一线城市的企业纷纷进行线上招聘(面试),而且所聘任的员工都是远程办公方式。这也导致不少年前“裸辞”或年后未上班的人纷纷开始通过这种方式求职,但不少人只是想先赶紧找份““,赚些钱维系生活,或许从一开始就没想长干。

  “只要简历合适、视频面试得体,企业人资、部门经理不会想到这些问题,但是大量的视频面试者在复工后却开始见异思迁了。”张雅茹表示,她近期整理资料时,发现通过视频面试录取的美工、文案、张雅茹新运营在简历上有造假痕迹,甚至所填写的深圳工作履历也可能是假的。

  只要找到新工作,熬到了发薪日,这些““员工或许就会失联或正式辞职,而这种“打短工”的形式从上也挑不出什么毛病,“尽管企业看似毫无损失,但实际上投入了很多招聘的人力成本、培训成本,确实得不偿失。”

  相关调研显示,目前约有%的企业人资都开始使用视频面试功能,各大招聘视频面试功能也都各具特色、功能繁多。但是除了在线完成岗位信息匹配,在线确定入职通知以及面试反馈功能外,对简历、学历甚至身份验证的缺憾,也确实造成了很多企业人资部门无奈的难题。

  有人说这是爱“钻”的人利用了特殊时期的在线面试漏洞,本身就是有心算无心、防不胜防。但同样也有一些钻的机构,通过在线面试“骗”了一些应聘的求职者。这又是怎么一回事?

  已经在惠州一家乐器行上班超过一个半月的徐颖(化名),对入职的越来越担心。她告诉懂懂笔记,由于原先的年前关张,春节期间她一直在惠州本地物色新的工作岗位,浏览求职应用时她发现很多企业都在使用线上招聘和在线面试,经过几次视频面试后,她最终选择了一家感觉很有实力的乐器行。

  

  “视频面试时看到了办公室背景,感觉规模很大,人事经理也是西服革履的,张雅茹尽管工资一般但我一直希望找一个靠谱的企业,通过面试后我就在线入职,成为活动策划专员了,而且一直是远程办公。“但徐颖加入的钉钉群组后发现,线上员工大概只有六、七人,与面试时偌大的办公空间有些“反差”。

  在小心翼翼地询问后,人事经理解释因为刚成立,目前仍在上升期间,正在计划大量招聘新员工。回忆在视频面试的过程当中,看到办公室像是新近,感觉工位很多的样子,她便采信了对方的说法。

  “但在远程办公期间,我慢慢发现有些许异样,部门领导分配的工作任务很无序,第一个月的试用期工资迟发了十天,总说新融来的资金一到账就会正常。”作为活动策划专员,徐颖几乎没有被安排策划任何线上行销活动,却被要求撰写了很多内部文案、招聘信息和T,连推文的内容,也是她在撰写、优化和推送。

  同时,徐颖发现财务会计似乎也是兼着行政工作,的这几位员工(有四位是在线售前售后)基本都是身兼多职。等到三月二十日她从惠东返回惠城,来办公地点入职报到时,才发现现场与印象中完全不同,“在惠城的麦地,办公室相当小,租在一个居民楼内,根本不是面试时的办公。”

  办公的员工只有六人,老总从来没有出现过,在线面试时看到的高大上场景完全“不对版”,这一切都让徐颖心塞。发现她有些失落,张雅茹视频面试时的人事经理(同时也是财务、出纳兼办公室主任)告诉她,即将搬往惠城的国贸,目前的办公室是临时借用的。

  “有几位朋友年后通过线上应聘、视频面试找工作,结果也是入职了小企业和小作坊。”她告诉懂懂笔记,有朋友和前同事年后入职了像是“准备上市”的海淘小团队,有的入职了看似“全国连锁经营”的珠宝典当行,有的出城跨省之后发现完全“货不对版”……

  因此,她和这几位有相同的朋友都觉得,一些规模小、刚成立的和初创团队,利用期间线上招聘、视频面试的信息不对称,甚至借用办公空间进行视频面试,是为了让求职者产生“”,“反正都是远程办公,发现不对劲也生米做成熟饭了,总不能说走就走呀。”

  当初,她就是因为看着对方的企业形象高大上,答应了低于前单位的薪资水准应聘入职。虽然目前就业、形势存在一定的压力,但徐颖和几位有同样经历的朋友还是感觉有些“上当”了。她透露,自己只能一边在这个小“作坊”上班,一边寻找新的工作岗位,“如果是线下面试,能看到和实际情况,我绝对不会答应入职的。”

  或许,部分隔着屏幕“视频面试”应聘者的,也并不是那么实诚、。那么,作为招聘应用特殊时期主推的线试模式,未来还有希望吗?

  “有的企业用招聘应用进行线上视频面试,有的是用微信、钉钉视频面试,大家都是无奈之举。”

  要说期间什么行业风口最热,除了在线教育、远程办公之外,或许就是招聘推出的在线面试了。职业猎头、人力资源管理师姜远德表示,从二月中旬开始很多企业陆续复工和招聘恢复,都是在用在线视频的方式进行面试。“有的招聘应用(A)更是将视频面试的功能作为抢市场、争客户的手段。”

  

  在相关的报道中,有招聘应用的负责人表示:视频形式将会作为新的面试模式,得到了企业和应聘者的认可,在期之后将会培养面试方、应聘者用视频面试的习惯,形式新的招聘风潮。

  以上观点在姜远德看来有些言过其实,“和直播的道理相同,谁敢视频面试所呈现的画面、内容、信息,就是真实的?”他认为尽管视频面试可以让应聘者、面试者有面对面的真实交流感觉,但实际上,双方可以通过视频修饰的内容(信息)有很多。

  例如企业的真实规模、办公、工作氛围等,应聘者无法通过视频了解透彻,唯一能得到的只是屏幕里面试官的外表和承诺,任何关于企业的资讯也只能任由其单向输出,“别小瞧传统面试的过程,填表、等待、面试环节等等,都能让应聘者了解企业。”

  同理,在传统面试里,面试官见到的是真实的应聘者(个人信息),无论言谈举止、行为态度,还是应聘提交的资料(人证信息对应),通过细节都能反映应聘者本人的经验、人品、性格和心态,从而判断其是否符合要求。

  “如果说在期间,视频面试作为一项短期应用加以推广,我觉得问题并不大,但很明显这只是短期的需求。”姜远德强调,这种形式很难成为风口或者趋势。在互联网发展之初,远程面试是通过电话完成,后来是、视频电话,但远程面试发展了这么久,基本上未见有企业仅通过、视频面试就敲定人选的。“远程面试的意义只是初步筛选,方便部分异地人士参与初选,通过之后再赴当面复试。完全通过视频方式面试、入职,很难确保双方的信息真实度。”

  实际上,近期和一些企业人资、应聘者的交流也了问题所在。姜远德告诉懂懂笔记,有不少企业人资主管透露,近期通过视频面试方式录用的员工,实际工作能力、协同能力和就职意愿与预期相差甚远,“求职者也会有这样的问题,很多员工在正式上班之后发现,理想中的企业不是想象中的样子。”

  在镜头前,谁都可以展现最美的一面。在期间,视频面试虽然解决了部分企业人资、求职者的空间难题,但也有套满满、鱼龙混杂。缺乏真实、对称、详尽的面谈以及沟通,只会让企业找到不合适的新员工,让应聘者找到不理想的岗位。

  在短期需求下,在线视频面试不断发展变化,但“出圈”仍然,毕竟“真实”确实来之不易。

原文标题:美化加虚化:面试的“套张雅茹”怎么越来越多 网址:http://www.blackjack-au.com/shishangpindao/2020/0622/23159.html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